Chanel:抽象风景

2020-03-16 15:01   来源: 互联网

这场秀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它是如何分化观众的。年轻一代对这个系列挂在嘴边的赞美词是“新鲜感”。

法国巴黎——几周前,Silvia Venturini Fendi和我在讨论Karl Lagerfeld为电影做的戏服设计。 他曾参与了Barberlt Schroeder的《情妇》(Maitresse),这也是Silvia新系列的灵感来源。我之前并不知道这一点。但是,想到巴黎人的奇特一面,我不禁怀疑Karl是否对Claude Chabrol 1968年的黑色同性恋电影《女鹿》(Les Biches)有所贡献。重新发现那部电影的时机差点成熟,但不得不再度冷藏。唉,没有Karl的联系,Silvia说。Lagerfeld为Chabrol的缪斯和妻子Stephane Audran打造了许多电影造型,但不包括这一部。 (那份工作被天才Maurice Albray抢走了。)

但就在几天后,我们看到,Virginie Viard在她最新的Chanel时装秀上以《女鹿》作为美学的指导方针。这部电影被形容为“少数几部电影中,整个故事从服装中清晰可辨” 。这种通过服装传达个性的概念推动了Viard设计了这个系列。

首先,她要求模特们比平时目光呆滞的走秀表现得更多一点。她们三三两两地走着,互动着,不像Sonia Rykiel那些长期活力四射的模特们那么频繁,但仍然暗示着一种比平时浅薄的关联。她们身着的时装有一种散弹枪般冲击力,一点点这个,一点点那个,然后震惊吧真实的人类。它们不一定完全适合组合在一起。Viard说得更好: 没有花纹、没有装饰,简单、柔软、纯粹。 而且,对于舞台布置,没有花哨的东西。没有什么冰山、超市或者小森林。取而代之的是一幅抽象的景观。把它解释为平静的海面上漂浮着的岛屿,平静的海面上薄雾翻滚。或者像我一样看待它。就是镜子和干冰。

我可以想象Viard也有同样的感受。 在担任Chanel掌舵人的一年里,她表现出了一种务实的倾向。 她的设计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或者至少是一个比他们更真实的世界里。没有虚饰,记得吗? 这一次是来自马术的暗示,骑师的臂章是一个反复出现的细节。Coco Chanel养过赛马。

七双靴子所展示的一切都与真实性背道而驰。它们起源于民俗服饰。但是Karl会穿着它们。Viard向大家展示了一条从脚踝或小腿肚处突然裂开的裤子。超级简单,有点浪漫。配上斜纹软呢开衩裙和带圆点的丝绒紧身裤也是一样的。它们促成了一种轻快的、1970年代的感觉,就像当时法国版《Vogue》杂志的大片一样。你可以想象这些女郎的生活:晚餐、俱乐部、在她们的公寓里播放的Michel LeGrand的音乐——就像Michel Gaubert打造的配乐一样。那是黑白色占据杂志主导地位的时代。现在也是如此,还加入了一些粉色和芹绿色的变奏。

还有一些古怪而可怕的东西,比如带流苏的裙装、白色的击剑背心、简洁的手套和金色的项链,但是什么时候这些东西不存在于一个总是被过多赞美的系列之中呢?Viard已经把庞大的100多个造型删减到了70多个,她可以精简得更多。尽管如此,这场秀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它是如何分化观众的。年轻一代挂在嘴边的是“新鲜” 更年长的一派坚决不相信这一点。但她们也没有那么年长。我自己相当喜欢失焦的感觉、漂移的感觉和自由游走的感觉。这就是年轻人们的反应。







责任编辑: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新华热线"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