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故宫六百年》导演:2020年,故宫给了我和平的力量

2021-02-01 17:54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426

如果世界发生了重大变化,故宫总是给我一种安静而和平的力量。"纪录片导演梁俊建最近在北京接受中国通讯社采访时说,"我在皇宫呆了600年",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School Of News And Communications)副教授梁俊建最近在北京接受采访时说。


近日,"我在故宫600年"纪录片导演梁俊建和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在北京接受了中国新闻社的采访。


在2020年这样的特殊年份,梁俊建更清楚地认识到:"无论外面世界如何变化,故宫就像六百年来一样,始终屹立在那里,不管风和日丽。

image.png


我在紫禁城修复文物"2016年上映后,在故宫和工匠之间掀起了一个热门话题,续集"我在故宫600年了,"于2020年年底在央视和网络平台Bilibili上推出,吸引了另一波看电影潮。从去年举行的"丹城永古"展览开始,这部新片可以追溯到过去600年建造的故宫时代。


点击下一页


最近,纪录片导演梁俊建(音)我在故宫生活了600年",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在北京接受了中国新闻社的采访。他说:"如果世界发生重大变化,故宫总是给我带来一股宁静与和平的力量。


朱迪建皇宫时,工匠来自全国各地,建筑材料、砖石、瓷砖也来自不同的地方。"梁俊建说,创意团队到凤阳、江苏、苏州、山东临清等地拍摄,期待讲述故宫在北京以外的故事。"我希望把故宫所代表的更广泛的中国传统文化融入这部电影。


2010年8月,梁俊建博士和他的老师和同学应邀到故宫博物院考察,与文化技术部的工匠们花了40多天的时间,积累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2015年恰逢博物馆成立90周年。梁俊建一直留任执教,他率领清影制片厂的团队拍摄了"我在故宫修复文物。"广播后,人们看到了在故宫后面辛勤工作的老新工匠。


据梁俊建介绍,去年是紫禁城建成600年后,该队获得了拍摄新作品的机会,为了延续以前作品的风格,我在紫禁城建造故宫"和"我在故宫建房"等主题首先进入了创作者的视野;新的主人公从手工业家变成了古代建筑,创作团队最终确定了自己的名字:"我在故宫里住了600年。


在这部新作品的第二集中,由于翻修而与世界隔绝了五年的故宫引进了"咨询"专家。当专家更换大厅支撑山脊时,出现了一幅明代彩画。"恐怕这幅画是几百年前才被展出的。"这样的山脊变化后,又一次"见不到太阳",下一次见到太阳可能还有一百年的时间。"与故宫的密切接触,如梁俊建等"曝光的古画"多次带来了"横渡"的错觉。


他说,中国历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历史传统,比如明清时期的小说和歌剧,让后人向往古代。在这部新片中,工匠们卸下砖块,偶然找到了一百年前的一出戏。这样一个传奇的小故事给观众留下了很多的遐想。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新华热线"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