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晶明:文学与影视相铺想成

2020-12-30 09:23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004

中国作家协会副会长阎晶明从电视剧 "架设舞台" 的标题、文学性、话剧性和共同成就等方面,全面阐述了对 "架设舞台" 的理解和思考。

阎晶明认为,电视剧台的设立 "以强烈的地域标识吸引眼球"。近 20 年来,陕西关中方言秦腔本土艺术在中国综艺舞台上和电影中都有着强大的容量。装台 "直指西安古城,钟楼,大雁塔,古城墙,各种美食,小吃,浓浓的关中方言等等,一起营造出一种积淀周秦汉唐古风的西安味道。既有方言俚语中的特殊词汇,也有这里的人们以他的讽刺而笑的机智风趣。在这机智诙谐的幽默中,有一种互不相见的和蔼态度,有一种淡定的神情,有一种乐观通达的心境。这些强烈的地域性标志使得电视剧的设置" 具有天然的特色,而且总体上并不妨碍其他地区的人欣赏,即使是南方的人也不例外。"。

电视剧设置中的地域表达 "略显过多,过度,有些地方甚至刻意为之。比如,丹丹从京师来到咸安,受到了朋友刁顺子的热情接待。在第二代餐厅,顺子为丹丹准备了全套关中小吃。只见他像几户人家一样,一一报出菜名,对方频频点头,啧啧称赞。当你看到这样的情节时,难免会觉得这是" 文化宣传 "在故事中的实践。顺子拜师时,不忘夸赞" 腊肉 "等地方美食。近乎说唱的插曲,直接唱出了《这就是陕西》的豪气。整部剧感觉的时候,有一种通过剧情弘扬乡土风情的印象。而在颜景明看来,无论是安装平台还是先安,似乎都没有必要直接嫁接对方来推销自己。"。

艺术批评本身就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对于电视剧的改编,阎晶明还有一些不同的想法需要沟通和探讨。比如顺子的女儿菊花,乖张不检点。二代以真情相待,努力争取,却总是被对待得近乎羞辱和责骂。但二代依然迷恋对方,这种情感的内在逻辑似乎缺乏说服力。同样的案例,杨博对素芬近乎病态的迷恋,似乎也需要有更合理的铺垫。还有,像演艺界的大明星 "丹丹",假扮台湾顺子是她在这里最亲密的朋友。不是说友情可以不突破社会等级,但毕竟让人觉得这种自然赋予的关系有些不知所措。"。

当然,虽然电视剧中有些地方可以加强,但缺点并不隐藏,也不影响对此的评价,这是一部罕见的好剧。"可以看出,陈妍的小说以其文学性和戏剧性给改编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便利。这也再次证明,小说的确可以为其他艺术提供一个母亲。这是改编小说和电影的最佳时机,也是我们可以相互实现的黄金时期。究其原因,首先是小说从" 纯文学 "向" 综合文学 "的转变。影视创作和制作在艺术上比较成熟。在传统意义上,人们有一种说法和理解:" 纯文学 " 不适合电影和电视剧的改编。米兰·昆德拉曾说过,如果一部小说能在不失去意义的情况下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作品,那就是小说不是纯粹的证据。

阎晶明说,这种观点是在极端意义上的声明。事实上,事情正在发生变化。由于影视艺术的不断成熟,许多传统的文学经典也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例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是纯文学中最好的,但他的许多小说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托尔斯泰,凯夫卡,海明威,朱内杰拉斯。可以列出太多的名字。就连昆德拉自己的小说也被改编成电影。电影 "布拉格之爱" 改编自他的名著 "生命中无法承受的光",也成为了一部著名的电影。即使是改编自通俗小说的电影也是电影中最好的。例如,根据斯蒂芬·金的小说改编的电影 "肖申克的救赎" 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电影之一。

电影和电视剧是另一门艺术,而不是一门稍差的艺术。小说本身也正在经历思想和潮流的转变。严肃文学与通俗文学的融合趋势越来越明显。突出故事,增强故事的美感,借鉴通俗文学叙事的兴衰,正成为严肃小说创作的一种新趋势。在过去,人们强调文学是 "纯粹的","无的悲剧",而现在,通过整合,文学才能通过大众传播。这是文学为保持其生命力和影响力而必须作出的调整。其余的是考验创作者的整合能力,即故事能否精彩地讲述,好故事的后半段能否承载文学的原始思想深度。

阎晶明说,无论如何,这部小说更方便地改编成电影和电视,优秀作家的好作品在各种渠道的帮助下有机会和可能广泛传播。近年来,中国当代小说与影视结合的成功范例可谓数不胜数。陈妍的小说改编是另一个最新的例子。可以预见,这种文学与影视的结合在未来会变得更加普遍。

责任编辑:萤莹香草钟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新华热线"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