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开放和发展提升了RCEP的潜力

2020-11-17 16:04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4140

经过8年的谈判,《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终于落下帷幕,这注定是亚洲区域合作与发展史上的里程碑。正如中国商务部国际司负责同志在解读RCEP时所说:“这是近20年来东亚经济一体化建设取得的最重要成就。”


虽然RCEP的贸易投资自由化程度不如TPP,它已成为世界上参与人口最多、成员结构最多样化、发展潜力最大的自由贸易区。2019年,15国总人口将达到22.7亿,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26万亿美元,出口总额将达到5.2万亿美元,约占全球总量的30%。新加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1620美元到15美元不等。RCEP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当然,RCEP的签署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其第三个关键定位是最大的发展潜力。要了解RCEP的发展潜力,就必须深入分析东亚经济一体化的运行机制,特别是中国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image.png

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亚太经济的主导地位不断变化,主要有四个节点。第一个节点是在1978年。当时,西太平洋地区超过大西洋地区,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从那时起,“太平洋世纪”的说法开始流传开来。第二个节点是1985年。日本与美国等国签署了《广场协议》。调整货币关系后,日本不仅开始减少对美贸易逆差,而且将产业大幅度向西太平洋地区转移,从而加快了东亚生产网络的发展。第三个节点是2001年。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不断扩大,中国率先与东盟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已逐渐超越日本,成为东亚生产网络的中心。第四个节点是2018年以来中美关系的巨大变化。美国为了大幅减少对华贸易逆差,推动中美经济关系局部“脱钩”,不断升级对华贸易摩擦,对地区经济关系产生深远影响。


长期以来,人们熟悉以美国为首的全球化。即使是美日之间的贸易摩擦,也没有中断美国在区域经济合作中的主导作用。例如,1993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西雅图举行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接任日本和澳大利亚在亚太经济合作中的领导作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美国实际上是压迫日本,使其退出在区域合作中的主导地位,阻止日本救助处于危机中的东南亚国家,严重冲击了东亚模式。


21世纪初,由于“9·11”事件,美国将精力转向中东,放松了对东亚的关注。鉴于当时日本经济增长乏力,美国和欧洲仍占世界经济总量的50%以上,美国对东亚的潜力重视不够。直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美国政经界再次将矛头转向东亚,要求东亚国家特别是中国实现市场再平衡和进一步开放。国际金融危机后,我国外贸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最高的60%开始下降。有学者认为,这标志着东亚多年来出口导向模式的终结。在这种形势下,东盟于2011年提出RCEP,并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参加2012年,努力加强区域合作,促进共同体建设,维护东盟的“中心地位”。




事实上,早在修昔底德陷阱概念提出、美国逐步调整对华关系时,该地区就有有识之士提出要正视中国在亚洲区域合作中的重要地位。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以“美国优先”为执政理念,退出美国传统的自由国际秩序。尽管特朗普政府不断升级与中国的贸易摩擦,但该地区国家更深刻地意识到,中国将在亚洲地区合作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新皇冠疫情爆发后,特朗普政府不仅没能应对疫情,还大力镇压中国。中美矛盾的急剧上升引起了本地区许多国家的关注。对于地区国家来说,加强经济合作,促进自由贸易发展,为经济创造更好的外部环境,显然更为重要。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新华热线"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