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是与生俱来还是文化建构?

2020-10-17 16:05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2145

3月初,新冠肺炎疫情继续在世界各地肆虐。心理学教授丽莎·费德曼·巴雷特(Lisa Fedman Barrette)离家数千英里。她在电话中告诉我,"我去新西兰是为了获得荣誉学位。"我在春假期间安排了这次旅行,这样我女儿就可以去大学度假,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去看风景了。"不过,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世界各国开始实施限制措施,巴里特教授开始重新考虑旅行计划。她问自己:"她真的来了吗?"我们该回家了吗?流行病有多严重?"当她思考这些问题时,她的心开始跳起来--她发现自己处于一种其他人都会害怕甚至惊慌的状态。最后,她打电话给她的丈夫,但她不仅说:"我害怕。"她脱口而出说,"此时此刻,我面前的不确定性让我感到极度兴奋。

image.png

2018年,Barritt教授出版了一本心理学著作"情感"。如果你还没看过这本书,你可能会发现她的表情很奇怪。但对巴雷特来说,这种表达方式是最恰当、最科学的反映我们在面对事物时产生各种情绪的方式和原因。她的家人已经习惯了。"我的女儿和其他大学生一样,会说,‘我感到很焦虑’,然后我看着她,她会叹口气,然后又说,‘妈妈,我现在很不确定,所以我很兴奋,’我真的很沮丧。‘"然后我会问她,’你觉得沮丧吗?‘她会说,‘好吧,我感到疲惫和不舒服。所以你很开心‘


愤怒"实际上是一种文化概念,我们将其应用于物理变化中的巨大差异模式。即使在同一个人的脸上,愤怒的表情也不是单一的固定表情。在一些文化体系中,没有与"愤怒"相对应的概念,比如加拿大西北部的Uteku的因纽特人。令人惊讶的是,这些情绪和"愤怒"是一样的,比如"快乐"、"兴奋"、"失望"等等。没有一种情感与身体中单一的客观状态相联系,相反,情感实际上是一个文化概念。


还有另一种文化和语言可能指向一种类似的生理状态,只不过这个语言系统中的词汇有不同程度的内涵。例如,菲律宾人伊隆·高人用"Liget"来表达极度的兴奋和愉悦,巴雷特将其解释为"一种强大的能量"。"当你积极地与他人竞争和挑战时,你往往会在踢足球时爆发出这种能量。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新华热线"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