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氏将塞诺根整合起来,加速新药研发

2020-08-01 15:17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0

瑞士制药巨头罗氏(Roche)2019年,世界第二大制药公司,报告说,这三种原药(Avastin)、Herceptin(Herceptin)和Rituximab(Rituximab)的全球销售总额为1958.9亿瑞士法郎(1500亿人民币),占该公司年收入的31.9%。近年来,原创性药物研究的重要性促使制药巨头以牺牲创新制药公司的兼并和收购为代价收购新药。辉瑞公司(Pfizer)收购伊顿制药(Iton Medicine)、罗氏公司(Roche)收购Sanogan(Ser角制药)和强生(Johnson&Johnson)收购宜家(Actelion)都是具有代表性的案例。

最近,制药行业领先的行业咨询和市场研究机构Evalatepharma在2026年发布了全球医药公司销售额排名前15位的预测排行榜,罗氏、辉瑞和约翰逊名列前三,其中罗氏是唯一一家药品销售额在2026年超过6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00亿元)的制药公司,年平均增长率为3.62%。


报告显示,全球市场上的原始药物研究面临仿制药的竞争,专利到期。罗氏的Trokay(Tarceva)、Herceptin(Herceptin)和Anvitin(Avastin)在美国市场的专利保护期将于2019年结束。2020年,辉瑞(Pfizer)的Changrich(Chantix)、约翰逊(Johnson)的利培酮(RisperdalConsta)和诺华(Novartis)的芬托夫(Afinitor)也将面临同样的情况。


然而,这一预测对于罗氏等企业来说仍然是乐观的,一方面是对研发的投资,另一方面是积极并购创新制药公司以迎接挑战。"近几年来,罗氏引进了中国制药公司、捷克制药公司(Jecure)和英特制药公司(InterMune),这些公司不仅巩固了癌症和肿瘤领域的优势,而且丰富了肝病和肺病领域的新药研发管道。值得注意的是,罗氏获得了第一个SERD(雌激素受体降解剂)乳腺癌候选药物ARN-810二期临床阻滞,并迅速推出了第二种SERD候选药物RG 6171,并于2020年成功进入临床III期。可以看出,罗氏决心借助萨诺根技术,在这一市场领域击败辉瑞、诺华、阿斯利康、萨诺菲、利莱和其他巨头。


约翰逊在2017年斥资300亿美元收购了瑞士生物技术公司宜家(Iketeron),以利用其创新能力抵御专利到期后仿制药品的竞争。与此同时,充分发挥宜家在罕见疾病领域的优势,扩大业务领域。辉瑞(Pfizer)于2005年与(IDun制药)达成收购协议,通过抑制细胞蛋白酶(Caspase,细胞蛋白酶)的活性,获得控制细胞死亡过程的技术,从而提高其治疗肝病的能力。


此外,制药巨头们并没有忘记充分挖掘现有药物的潜力,比如诺华公司正在积极扩大现有药物的适应症范围,并扩大其"老药"的市场。"2018年,诺华公司宣布,美国FDA扩大了该公司抗肿瘤药物Dashner(Tasigna)的适应症,以批准治疗儿童髓系白血病。


这些案例充分表明,制药企业的核心逻辑仍在科技创新中。一方面,新药的发明可以帮助制药公司避免专利期满后仿制药品的竞争;另一方面,它可以为后续研究和开发提供资金支持,形成良性循环。辉瑞收购伊顿制药、约翰逊收购宜家和罗氏收购萨诺根制药都是这种逻辑的有力体现。




责任编辑:iiihyt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新华热线"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